<rp id="l9vuh"><meter id="l9vuh"></meter></rp>
    1. <b id="l9vuh"></b>
      <ruby id="l9vuh"><optgroup id="l9vuh"></optgroup></ruby>

    2. <rp id="l9vuh"></rp>
      <cite id="l9vuh"><span id="l9vuh"></span></cite>

      南京长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
      地址: 中国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广州路2号龙世中心1201室

      电话: 86 - 025 - 86900219

      传真: 86 - 025 - 86900997

      客服热线:400-967-0002

      网站: www.gxskcjy.com
      邮箱: cacf@vip.163.com
      邮编: 210008

      打新违规 知名牛散网下打新集体“关禁闭”

        陈学东、陈学赓、邹瀚枢、张寿清、沈昌宇、钟格……这些二级市场投资者耳熟能详的牛散、大鳄们如今再度成为焦点。然而,上述牛散此番“上头条”并非是因为其高超的投资选股能力,亦非在某只股票上斩获暴利,而是“不光彩”地被列入了IPO配售对象的黑名单。

        中国证券业协会日前公布了最新一批IPO配售对象黑名单:根据相关规定,中证协决定将丰元股份(53.9300.000.00%)哈森股份(38.8400.000.00%)新宏泰(40.3600.00,0.00%)等新股网下申购过程中违反相关规定的61个股票配售对象列入黑名单。

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随着IPO网下打新运作日趋常态化,具有较强专业能力的机构投资者犯“低级错误”的概率正逐步降低。与2016年第一到第五批黑名单对象相比,最新披露的黑名单呈现出机构投资者占比显著降低的特点。61个上榜配售对象中,机构投资者仅有十余家,其中,中国人寿(21.3800.000.00%)旗下有多款产品上榜,成为机构投资者中的“大户”。

        与此相对应,在网下打新“低风险、高收益”的诱惑之下,越来越多的个人投资者涌入。但与专业的机构投资者相比,个人打新者,尤其是新手,因对打新规则的不熟悉而往往容易犯下错误,本次黑名单中,个人投资者多达42名,也间接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      “新手”网下打新犯错尚属情有可原,然而记者查阅42名上榜的个人投资者名单发现,其中竟也出现了多位知名牛散的身影,亦不乏专业打新人士。

        最新黑名单显示,作为早期的牛散代表,陈学东、陈学赓两兄弟如今同时登上黑名单,原因均是“未按时足额缴付认购资金”。

        陈学东、陈学赓二人此前是法人股市场的主要参与者,在有了充足的资本积累后,两人近年来将投资重心逐步转向大宗交易、股权投资及新股市场,曾凭借高额的资金量多次参与打新配售,并成立了相应的平台公司——上海复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。其中,陈学东任董事长,陈学赓任常务董事。

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在2012年4月证监会宣布将新股询价向个人投资者有条件放开后,陈学东曾率先参与对美盛文化(34.7200.000.00%)的新股报价,成为国内首例个人投资者报价案例。如今,在个人投资者打新领域起步较早的陈学东也被纳入黑名单,不能不说出乎各方预料。

        不止陈氏兄弟,昔日的“权证大玩家”邹瀚枢如今也被列入打新黑名单,原因是在网下打新环节出现了“提交有效报价未参与申购、未按时足额缴付认购资金”的情形。

        市场中的资深投资者都了解,邹瀚枢此前在权证买卖上颇有心得,在深交所2006年12月4日披露的持有权证数量达到或超过可流通数量5%的持有人名单中,持有鞍钢JTC1的邹瀚枢赫然在列。此外,邹瀚枢还偏爱基本面模糊的重组题材个股,曾进入多家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序列,其股票买卖鲜有“失手”。

        同样擅长博弈重组股的张寿清近年来也盯上了网下打新这块“蛋糕”,但此次却因“提供有效报价但未参与申购”而被纳入黑名单。张寿清早年以低价竞拍上市公司股权和大宗交易起家,广为人知的是,张寿清2009年曾与陈学东、梅强等牛散以拍卖方式拿下*ST九发大笔股权。此后,随着*ST九发复牌后股价连续飙涨,张寿清等人赚取了高额利润。当然,打新仅是张寿清的“副业”,最新半年报披露的信息显示,张寿清目前仍活跃在二级市场,截至6月末已跻身多家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行列。

        另外,值得关注的是,中证协本次公布的黑名单中还出现了“沈昌宇”的名字。投资者或许对其略感陌生,但提到2008年调动巨资“不慎”举牌中兵光电(现名“北方导航(15.100,0.000.00%)”)的金顺法,资深投资者多有印象。事实上,经监管部门事后查明,无论是金顺法,还是“金小红”、“沈浩平”、“徐菊仙”等账户,均是沈昌宇的前台替身。为此,沈昌宇还曾因操纵证券市场而被监管部门处罚。

        同样被中证协“拉黑”的还有牛散钟格。在二级市场中,钟格往往会与另一牛散何雪萍同时出现。例如在川润股份(9.5600.000.00%)中光防雷(35.0100.000.00%)披露的2016年半年报股东名单中,两人便同时亮相于十大流通股东名单。

        在外界看来,网下打新堪称“包赚不赔”的买卖,而众多牛散为何会犯下未按时缴款、未参与申购这样的“低级失误”,弃“无风险收益”于不顾呢?

        对此,一位从事网下打新的专业人士告诉记者,其内在原因可能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复杂,网下打新的投资者或许真就是忘了缴款或者申购。他进一步解释称,不同于网上申购,网下打新过程颇为复杂,加之新股连续发行,投资者一不小心就会忘记某个新股申购的某个流程。

        “更需要指出的是,由于网下打新参与者不断增加,每个新股的收益已十分有限,特别是对那些资产雄厚的牛散,他们可能更为关注手中的股票表现。比如挖掘到一只新的目标个股时,牛散们当天可能主要在关注该股走势并择机建仓,而相比于后续股价上涨带来的投资收益,打新所获利润就显得微乎其微了。”这位专业人士说。

        与此同时,按照《首次公开发行网下投资者管理细则》,中证协还将建立网下投资者跟踪分析和评价体系,以网下投资者的机制完备性、报价合理性、展业合规性、投资理性度为指标,对其进行综合评分,并依据评价结果实施分类管理。  然而无论是无心之失还是有意为之,上榜的牛散们都必须面临打新“关禁闭”的处罚。根据中证协发布的《首次公开发行网下投资者管理细则》以及《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承销业务规范》,在打新过程中存在违规行为的投资者,被列入黑名单的,在上榜开始日期到截止日期之间,均不得再参与新股申购,黑名单期满之后须重新向中证协申请注册成为网下配售对象。这也意味着,上述牛散在2017年4月17日以前,都不得再参与IPO询价及网下申购。

        一级市场是股票市场的“入口”,股票发行的估值、定价及申购并不只是大资金博取低风险收益的价差游戏。在黑名单制度的拷问下,网下机构及个人投资者还需留意规避失当行为,方能保证参与新股申购的严肃性。否则的话,在下一波获利机会来临的时候,可能只得“望洋兴叹”了。

      在线客服
      请Q我吧:896043512
      请Q我吧:2226537890
      请Q我吧:1213854556
      请Q我吧:69977844
      在线客服
      女医性肉奴完整版费看2,青青国国产视在线播放观看91,在线观看老湿视频福利,海贼王本子 网站地图